第二章暗殺

作者:劉天怡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kfenhf.live ,最快更新夜如昭歌最新章節!

    易老爺和夫人回到了府邸,只聽見易老爺的一聲嘆息,夫人見老爺神色不對,便問道:“老爺,自從你從宮府回來,我就察覺你似乎像是有心事的樣子,老爺可是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說說嗎?”

    “夫人,無需為我憂慮,我沒什么心事,就是突然想看看寒兒了。”

    “老爺,等宮家主的女兒在大一些,讓寒兒和她見個面唄!如果沒見過面,豈不是太可惜了。”

    “夫人說的是,寒兒現在才七歲,等過幾年寒兒十多歲的時候,我就讓寒兒和宮家主的女兒見一面,若是寒兒不喜歡的話,可以為他選別人家的女子。”

    “嗯!”

    易見寒在后花園里玩耍,兩個下人都跟在少爺的身后,一個小孩尚未知曉這世間險惡,只顧著自由自在地玩耍,易見寒無憂無慮地躺在草坪上,看著藍藍的天空,閉上眼睛,享受著片刻的安逸。

    易夫人走到了后花園,看著躺在草坪上的寒兒,低著頭,一個人喃喃自語道:“這孩子,怎么能躺在草坪上呢!也不怕著涼了。”

    夫人把易見寒抱在懷里,他睡得比較沉,夫人一路上抱著易見寒回了房間,他老實地躺在床上,夫人給他蓋上被子,坐在他的旁邊,看著他睡覺,易老爺走進了易見寒的房間,夫人轉過頭一看老爺來了,便使眼色提醒老爺小點聲,老爺悄悄地走到夫人的跟前。

    老爺和夫人一起坐在床邊看著兒子,不禁感嘆道:“夫人,這小孩長得可真快,上次看到他,他還沒長這么高呢!如今又長高了。”

    “老爺,你一直在忙,你可還記得你有多長時間沒見過寒兒了嗎?”

    “好像有半個月吧!”

    夫人笑了笑,說:“老爺,你都有一個多月沒見到寒兒了。”

    易老爺尷尬地笑了笑,說:“我都忘了有多久沒見過孩子了,多虧夫人在家一直幫我照料寒兒。”

    “老爺,什么時候學會了跟我這么客氣,你我之間本是夫妻,用得著這么客氣嗎?”

    “確實,你雖然是我的妻子,但你卻不是寒兒的親娘,這么些年,我和你之間也沒在有過孩子,當真是委屈了你。”

    “沒關系,老爺,我還從未聽你提起過寒兒的親娘,能跟我說說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嗎?”

    易老爺什么也沒有說,只留下一聲嘆息,他拉著夫人的手離開了易見寒的房間,夫人發覺到老爺自從把她娶進門后,對以往的事之口不提,在這個府中也沒有人知道易見寒娘親的真實身份,這件事也成了府中的一個謎團了,尚未被人揭曉過的謎團。

    宮府,宮老爺獨自來到了地下密室,地下密室一直是宮家的秘密基地,也是宮家的庫房,宮老爺想起再過幾日就是自家女兒的百日宴了,他想送一份特別的禮物,便來到了地下密室來尋一些特別的玩意送給女兒。

    宮家主送給女兒的第一份禮物便是護身符,他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平安、快樂地成長,第二份禮物便是宮羽令,能號令宮羽閣的令牌,想起女兒終有一日會離開自己,他希望無論她身在何處,永遠是宮家的人,宮羽令就是代表宮家人身份的象征,第三份禮物也是最重要的禮物,天玄劍和九幽天書,天玄劍是一把寶劍,極具靈氣,九幽天書記載著修行的功法,宮家主把一切能想到的禮物,都給了女兒,不能陪伴在身邊,只有把最好的一切都給她。

    宮家主為未來而感到擔憂,宮羽裳如今只是一個小孩,若她真的能解救天地蒼生,那便是邪派的死敵,宮家的勢力越大,越是讓人忌憚,宮家主手里拿著九幽天書,這九幽天書還暗含著宮家祖先的機密,只不過他時至今日還是悟不透而已。

    宮家主回到了夫人的房間,看著搖籃里的宮羽裳,老爺輕輕地將宮羽裳抱在懷里,親了一口,又將護身符掛在了宮羽裳的身上,夫人看到老爺跟女兒的親密舉動,便低著頭偷偷地笑道:“老爺,你以后怕是要成為女兒奴了,這么寵著女兒。”

    “當然了,能寵著就寵著呢!誰讓她是我的女兒呢!”

    夫人緊握住老爺的手,十分深情地看著老爺說:“老爺,過幾日就是宮羽裳的百日宴了,老爺想怎么辦百日宴啊!宮羽裳也是要繼承宮家家主之位的,老爺也應當讓她早日和那些叔叔伯伯們見見面。”

    “夫人,百日宴就不辦了,一切從簡即可。”

    “是的,老爺。”

    夜色將至,宮老爺看著天上的那一輪明月,管家走到宮老爺的身邊,宮老爺把重要的東西交給他了,還向管家吩咐道:“管家,若有一日,宮家遭遇不測,你帶著宮羽裳一起離開宮家,一定要將宮羽裳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好好地教她修行,日后她便是宮家的新一任的家主。”

    “遵命,老爺,不過夫人呢!夫人跟不跟我們走。”

    “到時候我會跟夫人商量的。”

    麒麟在一旁偷偷地聽到了老爺和管家的對話,他心里清楚宮家定是要出大事了,突然,他為宮羽裳而感到擔憂,他悄悄地走到了宮老爺的身旁,叫了幾聲,老爺低下頭,溫柔地撫摸它的腦袋,又自言自語地說道:“你真的是一條小狗嗎?總覺得你不是一條小狗,你突然出現在我家,到底是為什么呢!”

    麒麟聽懂了宮老爺的意思,便馬上幻化成了人形,宮老爺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這位公子,說:“你是何物?”

    麒麟笑了笑,說:“宮老爺,我原本是通靈山上的神獸,一直負責守護靈石,而你的女兒便是上古靈石投胎轉世的嬰兒,她具有強大的神力,可她如今卻是一個凡人,我就是負責守護她的人,我絕對不會讓她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宮老爺聽到了麒麟把前因后果都告訴了他,他心底便踏實多了,他看著眼前的男子,說道:“好!我相信你一定會保護好裳兒的,你說你是通靈山上的神獸,你可有名字啊!”

    “沒有。”

    “從今以后你就叫江歌笙吧!負責守在裳兒的身邊。”

    宮老爺從衣袖里掏出了一塊令牌,他把令牌交給了江歌笙,并且轉告他說:“這塊令牌可號召天香閣的閣主,天香閣是宮羽閣的分支,天香閣的閣主是錦繡姑娘,你若以后出什么事,遇到什么難題,可以去找她,她一定會幫助你的。”

    “宮家果然非同凡響,勢力遍布各地,就算是有一日你遭遇不測,但宮家的勢力是不會散的。”

    “是啊!跟你說完話,我頓時感到豁然開朗,不在那么憂心忡忡了,總算是將我的女兒托付給一個很好的人了,相信你會替我保護好她的。”

    此時,管家急匆匆地向老爺的方向跑去,他來到老爺的身旁,面色有些凝重,老爺看著管家說:“怎么了?管家,可是出了何事?”

    “老爺,暗影閣的莊主將整個宮家給包圍了。”

    “沒想到暗影的速度居然如此之快,管家,你和江歌笙帶著裳兒趕快離開吧!”

    管家沒有見過老爺身旁的公子,便向老爺問道:“老爺,這位公子是何人啊!我之前怎么沒有見過呢!”

    “他叫江歌笙,是我遠房的一個親戚,也是我唯一信任之人,你們快些走吧!”

    管家把老爺交給的東西都轉交給了江歌笙公子,他一個人跑到了夫人的房間,夫人見他急匆匆地跑來,向他問道:“出了何事?讓你這么著急。”

    “夫人,邪派的暗影已經包圍了整個宮府,老爺命我帶著小姐離開,夫人也一起離開吧!”

    夫人知道這次離開或許會天人永隔,永無相見之日,她從柜子里翻出了一個盒子,把盒子打開,里面有一塊上好的玉佩,此玉佩是家族所傳之寶,極具靈性,她把此玉佩交予了管家,緊握著管家的手,說:“管家,一定要保護好裳兒啊!”

    “放心吧!夫人,在下拼勁這條老命也會保護好小姐的。”

    暗影莊主帶著一部分的人馬包圍了宮家,另一部分人馬則是進去誅殺里面的人,宮夫人聽到門外的叫喊聲,立馬跑了出去。

    在遠處,宮老爺看著自家夫人慌慌張張地跑著,立即牽著自家夫人的手,一邊安慰著她說:“不要怕,夫人。”

    暗影莊主來到了宮家夫婦的面前,宮家主看著暗影莊主不禁問道:“我與你們邪派無冤無仇,為何來我宮家誅殺我們宮家下人啊!”

    莊主冷笑道:“宮家主,你居然說我們無冤無仇,那我且問你我的妹妹究竟是不是你殺的。”

    “莊主,我根本不認識你的妹妹,何談殺了你妹妹啊!”

    “宮家主,我的妹妹叫慕容蓮,難道你當真不認識嗎?”

    當他說起慕容蓮的時候,宮家主也回憶起了往事,心里對慕容蓮有些愧疚,宮家主說道:“慕容蓮之死確實和我有關,但慕容蓮卻不是我殺的,我敢向你保證,殺你妹之事絕對不是我做的。”

    “宮家主,我憑什么相信你,憑你在我身邊安插眼線,防備于我,還是憑你宮家的勢力,讓我忌憚啊!我很不幸地告訴你,我將你安插在暗影所有的眼線都給除掉了,你想知道關于我們邪派的機密,只有下了地獄讓他們告訴你吧!”

    宮老爺拿起手中的劍,將劍放在脖子上,最后看著暗影莊主說了一句,就算我死,也是死在自己手里。

    宮老爺揮劍自刎了,夫人看著老爺已經死了,便也跟隨著老爺一同而去了,暗影莊主離開了宮家,想起宮家主之前的話,對他妹妹的死因又有些疑慮,莊主吩咐手下,說:“我記得宮老爺幾個月之前喜得愛女,一定要將此女找到,此女是我們邪派的死敵。”

    “遵命,莊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5几个号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