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出事

作者:海王湄拉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kfenhf.live ,最快更新我能吞噬妖魔最新章節!

    煙霞縣北城。

    安定街。

    趙府的馬車一路緩緩駛進了街尾,在一座四層高的酒樓前停了下來。

    “爺,慢點。”

    趙廷被趙四攙扶著走下了馬車,抬頭看向了眼前這幢修建的氣勢恢宏的酒樓,在整條安定街上這些低矮的民居里,這座酒樓可謂是鶴立雞群。

    一樓門前的牌匾上寫著幾個龍飛鳳舞的燙金大字,“聽雨樓”!

    門前的廊柱掛著兩盞大紅燈籠,正不斷朝外散發著幽幽的紅光,即亮堂又喜慶。

    “喲,趙公子,”眼見趙府的馬車停在了門口,一位穿著灰色粗布短衫的小廝笑著跑了出來,“快,里邊兒請!”

    在迎客小廝的帶領下,二人順著樓梯一路走上了頂樓。

    走進了頂樓的廂房后,趙廷這才發現,廂房里此時已經坐了不少人,母親王燕,舅父王雄,舅母王唐氏,王俊偉,以及王俊偉的女兒伊伊,而他,居然是來的最晚的一個。

    “哈哈,表哥你可是來遲了啊!”見他進來,王俊偉頓時笑著端起了桌上的酒盅,“來,先罰一杯。”

    趙廷無奈的看了他一眼,接過他手中的酒盅一飲而盡。

    “舅父,舅母,母親,我來晚了。”

    “不礙事不礙事,”王雄爽朗一笑,“快坐吧。”

    “是。”

    待趙廷在王俊偉身邊坐下之后,他這才發現,咦,自己的父親趙子期怎么沒來?

    這“助學宴”不是他提出要辦的嗎?

    一想到此,趙廷咳嗽了一聲,看向王燕,輕聲問道:“娘,我爹呢?他沒跟您一起來嗎?”

    聽到趙廷發問,王燕眉宇間閃過一絲憂色,正欲開口,宴桌那頭的王雄已然率先笑著解釋道:“你爹本來已經到了,可是咱們鏢局那邊臨時出了點兒事,他得先去處理一下。”

    “嗯……這一來一回挺久的,所以你爹走的時候說了,讓咱們不用等他。”

    “這……”

    眼見王燕的神色不對勁,再聽到王雄雖然說話的語氣輕描淡寫,但其面上顯然隱有愁色,趙廷頓時意識到,鏢局恐怕是出大事了!

    若只是一般的小事,王燕和王雄不會是這種神色。而趙子期也不可能拋下他的“助學宴”,急急地趕去鏢局。

    一定是發生了什么底下人處理不了的大事,趙子期才會如此。

    “舅父,娘,咱們鏢局出了什么事兒啊?”趙廷輕聲問,“我爹他……”

    見他追問,王雄笑著打了個哈哈,道:“哎,沒多大事兒,你爹他應該能處理。”

    “來,咱們先吃飯。”

    看到王雄這副不想說的態度,趙廷心知再問也問不出個結果來,于是只好按下了心中的疑惑,陪著眾人一起吃喝了起來。

    半晌,趁著王雄和王燕不注意,趙廷悄悄揮手,將廂房外的趙四叫了進來。

    “四兒,去給爺打聽打聽,咱家鏢局到底出啥事兒了?”趙廷壓低聲音吩咐道。

    “是。”

    趙四恭敬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廂房里,宴會還在繼續,沒人注意到趙廷的小動作。

    宴桌上首的王雄給自己的夫人夾了一筷子菜,然后端起酒盅,笑著道:“來,廷兒,舅父愿你此行一帆風順,未來前程似錦。”

    說著他掃了自己的兒子王俊偉一眼,淡淡道:“俊偉,你也一樣。”

    “來,喝。”

    趙廷趕忙舉杯回了一禮,笑道:“廷兒多謝舅父。”

    “謝父親。”王俊偉也出聲答謝。

    這時王雄身旁的王燕也笑著開口了,只見她從侍立在一旁的侍女手中接過了一紙朱紅色的信封,道:“俊偉啊,這是你姑父臨走前交代我的,叫我一定要轉交給你。”

    “江州路遠,你和小廷這一去便是大半年,姑母和你姑父也沒什么能幫得上你的,所以,只能送你些錢財……”

    “誒,小妹,你給俊偉錢干啥?”王雄眉頭一皺,就要拒絕,“他不需要這些……”

    他的話還沒說完,王俊偉忙是出聲道:“爹,我需要啊,我怎么不需要?”

    這話讓還想推諉的王雄臉上的神色頓時僵住了。

    王俊偉接著道:“這好歹是姑父姑母二位長輩對我的一番情意,我豈能拒之不受?常言道,恭敬不如從命……”

    “混賬!”王雄橫眉怒斥,下巴上的胡子都氣的吹了起來,“你給我住嘴!”

    “……”

    眼見自己老爹發怒了,王俊偉趕緊閉上了嘴,但看其神色顯然還是有些不服。

    王燕見此眉頭一挑,問道:“大哥,你這是作甚,俊偉說的在理啊!”

    “來,俊偉,拿著,不用怕你爹,姑母給你做主。”

    說著王燕便將那個厚厚的信封塞到了王俊偉手上。

    正當王雄和王燕兩人爭執不下的時候,趙四已然悄悄地走了進來,走到了趙廷身邊,貼在他耳邊輕聲道:“爺,我問了一個鏢局的兄弟,他說,咱們鏢局今天下午新接到的大生意,由青州運往云州的一趟貴重貨物,出事了。”

    “負責這次押鏢任務的二十多個鏢局兄弟,死的只剩下了兩人,連那位赫赫有名的“快槍”齊鏢頭也死了!那些在咱們鏢局保值過的貴重貨物,也弄丟了。若是找不回來,咱們怕是……怕是要照價賠給人家。”

    這些話聽的趙廷心中一凜,壓低聲音問道:“人是怎么死的?”

    趙四搖頭,輕聲回道:“不清楚,據那鏢局兄弟說,活著逃回來的那兩人此時也都已經瘋了,看樣子是被嚇瘋的!兩人的神色皆是惶恐驚懼,狀若瘋癲,嘴里不住的喊,怪物,怪物。”

    聽到這里,趙廷的心猛然沉了下來,如此聽來,自家的鏢局隊伍,應該是撞上“不詳”了!

    他正在心里思索著該怎么解決這件事的時候,王雄的目光卻已投了過來,看他神色不對,王雄疑惑的問道:“廷兒,怎么了?”

    見到王雄發問,趙廷趁勢站起,對著王雄夫婦二人和王燕鞠了一躬,解釋道:“舅父,舅母,娘,孩兒突然想起來,還有些事情要辦,所以……”

    “哦。”王雄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笑著道:“既然你還有事,那就先去辦吧。”

    “好,謝謝舅父諒解,舅父,舅母,娘,孩兒先行告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5几个号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