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作者:濃墨澆書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kfenhf.live ,最快更新我以為自己能養出火影最新章節!

    人前教子,背后教妻。那應該怎么教女兒呢?

    手打大叔拉著女兒到了后面,隔著門簾就開始苦口婆心,聲音卻避不過宇智波鼬和北原的耳朵…也不知道這算人前還是人后。

    不愧是一樂拉面店的老板,有點東西…

    “菖蒲,如果你覺得在店里幫忙太辛苦的話,以后可以不用來店里幫忙。”

    “爸爸,你又開始了…”小姑娘嘟嘴,諾諾地反駁道:“明明你也覺得每天都要營業到深夜很累吧!”

    “但是看到有客人享用拉面的時候,我很開心。”手打大叔語重心長道:“深夜的時候,能夠吃上一碗熱騰騰的面,會讓人的心暖起來的。”

    “可是爸爸…”

    手打大叔突然笑道:“沒有可是…我理解女兒想要幫助父親的心情,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甚至為了不讓爸爸去耕地故意丟掉他的鋤頭呢!”

    “切,那你還要和我吵…”

    “那還不是你要吵著離家出走…”

    “遲早我還是會出去學習的!”

    “等你長大以后再說吧…真是讓人頭疼啊,鼬小哥成為忍者才多久,菖蒲委托的話也要找個靠得住的忍者吧!”

    “就是因為宇智波鼬年齡小而且剛剛成為忍者,所以私下委托的價格會很便宜…畢竟我積攢的零用錢太少了…”

    里面的父女倆雖然還在吵鬧,卻已經沒有了劍拔弩張,有些家常斗嘴的溫馨…但是…考慮下那位便宜小忍者的心情好嗎?

    宇智波鼬的臉色不太好,不知道是因為菖蒲的大實話還是手打大叔的討論…

    烏鴉的心情也不好,它還餓著肚子呢!

    直到終于有人想起來他們的店還在營業…

    父女兩人熱情地端上來兩碗面,宇智波鼬的表情依舊沒什么變化。菖蒲象征地安慰了他兩句之后,小男孩兒的氣壓更低了…

    渾渾噩噩地離開了一樂拉面之后,天色漸漸黑了,木葉村的街道上看不到多少人影。

    “北原,我應該了解更多關于爸爸的事,關于宇智波…”鼬忽然停住腳步,他看到了街頭出現了一個到處奔跑的人。

    街頭的路燈下,也能看出那是宇智波富岳的身形…他果然還是擔心自己的兒子呢!

    畢竟鼬離開家的時間太長了…

    宇智波鼬剛打算走過去,就看到了有兩個忽然躍下的黑影,攔在了富岳的面前。

    他們似乎在交涉著什么…

    宇智波富岳的態度漸漸變得激動,那兩個突然出現的人依然不動聲色地站在原地。

    “他們…是什么人啊?”宇智波鼬靜靜地看著,疑惑道:“戴著面具…是村子里的暗部嗎?”

    “嘎!”

    北原展翅打了個哈欠,既然想多了解自己的父親,為什么不過去看看呢?

    風中依稀傳來他們的聲音…

    “我們沒有見到宇智波鼬…不可以到那邊去…這不可能…請快點離開這里…”

    “我已經找過了所有練習場…鼬也沒有離開村子…只有可能來這一帶了…”

    “富岳前輩…或許是天太黑了,你可以等到白天仔細尋找…你不能繼續待在這里…否則我們將以必要情況向隊長請求支援!”

    他們之間的討論聽得越來越清晰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宇智波富岳沒有被暗部獲準在這一帶活動,明明是在村子里…

    近前幾步,甚至能看到宇智波富岳臉上罕見的焦慮:“自來也前輩不在家,時間這么晚了,我不知道鼬能去哪兒…”

    “爸爸!”

    宇智波鼬快步跑向了富岳,他心目中父親受人尊敬無所不能的形象…漸漸出現了崩塌…

    為什么會這樣呢…他的父親是木葉警務部隊隊長,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長…

    明明…不應該會有這種樣子的!他是宇智波一族最驕傲的人啊…

    鼬沒有當面直接詢問,只是緊走幾步撞在了富岳的身上…烏鴉在鼬慌張的動作之余險些掉在地上,只能騰空飛到了富岳的肩膀上。

    他們父子間從未有過像今天這樣親近的舉動,宇智波富岳手忙腳亂地把小孩抱在懷里…

    老父親囁嚅著:“鼬…”

    他想對自己的兒子說點兒什么,不論是道歉還是責備都有些緊張地說不開口。

    自從宇智波鼬三歲以后,他們父子很長時間沒有像現在這樣親近了。

    而且…

    旁邊的暗部沒有給他思考的時間:“富岳前輩,你現在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兒子,請快點回家去吧!”

    兩名暗部成員說罷,瞬身消失在他們面前,但是富岳父子和北原都能清晰地感知到那些暗部依然在附近關注著他們的動作。

    宇智波鼬的聲音有些哽咽,他的眼淚肯定沾在富岳衣服上了:“爸爸…對不起…”

    幸好小家伙哭的時候不是涕淚橫流,不然富岳的衣服肯定很難看…北原忽然覺得自己的思考方式有問題,它為什么會想到這些?

    宇智波富岳的腦回路肯定沒問題的,他輕輕地拍打著鼬的后背:“鼬,我們先回家…不要哭了,都是爸爸的錯…”

    “……”

    北原沉默…富岳的教育方式一如既往地存在著很大問題。

    路上,父子二人的關系明顯緩和了不少,富岳小心地伸出手掌擦拭著兒子的眼淚。

    “爸爸,剛剛那兩名暗部…”小男孩兒顯得有些害羞,扭過富岳的手掌,勾起了話頭。

    “啊?沒什么關系…”富岳愣了片刻,似是不在意地隨口答道:“可能因為那里晚上不許人隨便靠近吧…畢竟火影的居所就在附近。”

    這話聽起來太假了,北原能夠感知到那里附近居住著一頭野獸…應該是因為九尾人柱力在那里才不肯讓富岳靠近吧?

    “但是…”鼬也沒那么容易糊弄。

    “鼬現在怎么會好奇這些事…”富岳打斷了兒子的話,試圖轉移話題道:“你和北原剛剛去了哪里?肚子餓嗎?想吃什么東西嗎?”

    “嘎…”

    北原一本正經地回應,它剛剛吃完拉面,不僅不餓,肚子還有一點撐…

    宇智波鼬沒有翻譯烏鴉的話,認真地直視著自己的父親:“…爸爸,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那就等爸爸真正認為你可以承擔起男人的責任了…”富岳看著兒子依舊通紅的眼圈,輕笑道:“我就把一切都告訴鼬,好不好?”

    一點小事也會哭出來,還是個孩子嘛…這小子將來不會和我一樣長出來淚溝吧?

    “要等到什么時候呢…”宇智波鼬搖搖頭,不同意這種哄孩子的話:“自來也老師說,我可以申請晉升中忍了!”

    “不愧是我的兒子!”富岳贊嘆地點點頭,思考了一會兒,親昵地捏了捏小男孩兒的鼻子:“唔,那就…等到鼬能夠加入暗部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5几个号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