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 不能阻止的贖罪

作者:如傾如訴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kfenhf.live ,最快更新奇跡的召喚師最新章節!

    “嗚...!”

    貝德維爾的每一句話語,每一個字眼,都宛如化作了實質般的攻擊一樣,讓阿爾托莉雅感覺腦袋越來越痛,捂著頭,不住的發出苦悶似的聲音。

    “聿!”

    東·斯塔利恩似乎察覺到了主人的異常,發出了叫聲,卻沒有換來阿爾托莉雅的回應。

    此時,凝視著貝德維爾手中的那把圣劍,感受著上面熟悉的氣息和波動,再看著貝德維爾那張充滿堅毅的臉龐,阿爾托莉雅就覺得腦袋快裂開了一樣。

    然后,阿爾托莉雅便隱隱約約的看見了。

    看見了不可思議的場景。

    那是還未拿起圣槍,渾身傷痕累累,被鮮血所染紅,變得奄奄一息的自己躺在森林的樹木前的場景。

    阿爾托莉雅知道,這是過去的自己,還沒有舍棄人身,摒除人性,卻已經走完了身為人類的一生,即將逝去時的自己。

    當時所受的傷帶來的疼痛似乎歷歷在目一樣,讓阿爾托莉雅覺得身體隱隱作痛。

    當時所感受的終焉也是開始浮現,令阿爾托莉雅覺得無法呼吸。

    而在這樣的自己面前,竟是站著一個拿著自己的圣劍,臉上滿是淚痕,哭得無比傷心的騎士。

    那個騎士的臉龐及身影,便與眼前的貝德維爾重疊在一起。

    阿爾托莉雅不知道騎士的名字,更想不起和騎士有關的記憶。

    可是...

    “我知道你那張臉...!”

    阿爾托莉雅疼痛難耐似的一邊捂著頭,一邊凝視著貝德維爾,語氣中充滿著掙扎和動搖。

    “你是...你是...!”

    阿爾托莉雅就不斷的這么重復著,卻是無論如何都想不起貝德維爾之名。

    可有一件事情,阿爾托莉雅必須阻止。

    “別拿著那把劍靠近我!”阿爾托莉雅便禁不住對著貝德維爾高聲說道:“那已經是被我給舍棄的東西,快把那把劍扔掉!”

    阿爾托莉雅就抗拒著曾經使用了一生的圣劍。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阿爾托莉雅已經隱隱的感覺到,一旦重新握上那把圣劍,自己就完了。

    這不是在夸大其詞。

    由于人類史的扭曲,阿爾托莉雅成為了失去圣劍,拿著圣槍徘徊于世的亡靈之王,若是重新握上了那把圣劍,這段歷史就會被重新修復。

    屆時,阿爾托莉雅會失去圣槍,重新獲得圣劍,至今為止累積的神性會被曾經摒棄的人性給壓制,自己亦是會取回身為人類之時的一切,讓如今的一切全部煙消云散,功歸一簣。

    換言之,一旦重新獲得圣劍,阿爾托莉雅這1500年來的時光將不復存在,回歸到一開始的狀態。

    這是現在的阿爾托莉雅無法接受的事情。

    可惜...

    “這是您的所有物,更是您寄托在我這里的東西,只有將它歸還于您,您才會重生。”

    貝德維爾如此宣言。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扔下它。”

    別說是扔下它,貝德維爾還要將它還給阿爾托莉雅。

    可是,這同樣會導致一個結果。

    “那樣一來,騎士貝德維爾會消失的啊...!”

    迦勒底里,達芬奇就忍不住出聲了。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現在的貝德維爾是靠圣劍的力量在維持著生命!”

    “一旦失去圣劍,他的肉體會立刻崩潰的!”

    羅曼和奧爾加瑪麗的聲音同樣急了起來了。

    得知這一點,瑪修眼眸顫動。

    “前輩!”

    當下,瑪修拽住羅真,急切的出聲。

    “我們快去幫貝德維爾先生!”

    幫?

    怎么幫?

    不讓貝德維爾歸還圣劍嗎?

    那是不可能的。

    “這是那個忠誠的騎士的夙愿,也是他必須完成的使命,我們不該阻止。”

    阿爾托莉雅〔Alter〕以淡漠的聲音,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羅真亦是搖了搖頭。

    “我們不能這么做,瑪修。”

    羅真苦笑著。

    沒錯。

    不能這么做。

    不是做不到,而是不能做。

    “因為沒有歸還圣劍,亞瑟王以亡靈的身份在世間徘徊1500年的時間,更以女神的身份殘殺人類,將人類當做火種進行收集,企圖開啟盡頭之塔,喚出世界盡頭,徹底舍棄人類史,這些都是貝德維爾一時的不忍所造成的后果,他也已經背負著這份罪孽在世間徘徊1500年的時間,周而復始,從未停過,現在好不容易擁有了彌補的機會,你想從他手中奪走嗎?”

    羅真的話語,讓瑪修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而羅真臉上的苦澀則是已經收斂了起來。

    “他背負著這份罪孽,背負了整整1500年的時間,哪怕精神已經幾乎損盡,靈魂亦是快衰竭,他都不顧一切的瘋狂的尋找著亞瑟王,從未放棄過,如今更是為了獲得與獅子王一戰的力量,透支自己的生命,使用圣劍的力量,一路走到這里,這已經說明,貝德維爾對此有多么執著。”

    因此,在開戰前,貝德維爾才會哭成那個模樣。

    因為,他真的累了,已經被罪惡感壓得都喘不過氣來。

    試想一下,如果換做自己,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導致了自己所愛之人變成亡靈徘徊了1500年的時間,還變成了湮滅人性的神,做出那么多傷天害理的事,誰都會崩潰吧?

    貝德維爾就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現在終于得到了解脫的機會,不可能放過。

    貝德維爾甚至拒絕過羅真為其治好身體的要求。

    雖然貝德維爾已經病入膏肓,命不久矣,但出于惻隱之心,在最終戰開啟前,羅真也曾想過為貝德維爾治療身體,乃至治療精神和靈魂。

    以羅真如今的手段,想做到這一切,并不難。

    別的不說,用〈水精之白鋼〉的能力回溯時間,讓貝德維爾回到最開始的健全狀態,羅真完全辦得到。

    但貝德維爾卻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這是我應得的下場,罪孽并不允許我獲得救贖,請讓我為了贖罪,真正意義上的豁出一切吧。”

    這是貝德維爾的請求。

    羅真,不能進行阻止。

    當然...

    “你以為單憑你能夠戰勝我嗎?無名的騎士!”

    阿爾托莉雅既痛苦又抗拒的開口。

    但貝德維爾沒有動搖。

    “我知道,單憑我,就算有圣劍,那也戰勝不了您。”

    為此,貝德維爾才需要羅真的力量。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5几个号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