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9 被打臉了

作者:金元寶本尊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kfenhf.live ,最快更新撿漏最新章節!

    張士朋、邵建、王瑾瑜公認的三位大真人緩步上前,齊齊的向著張道陵塑像行禮。

    三個人在同時比出了一連串的手印法決,瞬時間便自吸引到了所有的注意力。

    法印和法決那是道門的真功夫。也是最叫人神往的術術。

    雖然很多人明面上都對佛門啊道門啊那些虛無縹緲的法力和術術都持一臉不屑的樣子,但在心里卻是敬畏得一逼。

    這是幾乎所有人的心態。

    但很多人幾乎都忘了,為什么富豪們會一擲千金萬金只為了開一個飛機光,只為求個好日子。

    為什么無數巨富巨擘豪擲億萬,只為求得一棺風水寶地,只為瞻仰佛舍利一眼。

    還有為什么越有錢的人越信仰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

    這其中的玄奇,個中人才能體會。

    這時候,天門山上的幡幢已經收了起來,金鋒的視線轉移到青依寒臉上。青依寒默默點了點頭,露出最深的凝重,眼瞳里還帶著一縷驚懼。

    張承天,出關了。

    這一仗,絕對的是一場硬仗!

    也就在這時候,天門山上峰頂處一陣白霧飄飄渺渺溢散沖霄,很快就蔓延了半個天空。伴著那萬頭白鷺盤旋飛舞,將整個天門山渲染成仙境一般。

    現在差不多已經早上十點,按理說像龍虎山這樣不過一兩百米高的矮矮山峰,在強光照射下霧氣絕不可能存在,可偏偏的卻是出來,著實是一個異景。

    看到這一幕異景,龍虎山上下個個激動得不行,青依寒的一顆芳心卻是揪得更緊。

    然而青依寒在凝望金鋒時候,卻給了金鋒一個篤定自信的眼神。

    張思龍沒有膽量去爭這個道尊,林喬喬這個奇兵徹底失去了作用。現在金鋒手里的奇兵,只剩下了自己。

    這場硬仗,自己要替金鋒打下去!

    自己這支奇兵,就算是死,也要為金鋒戰斗到最后。

    這是一場玩不了任何虛假的血戰。

    除死方休!

    三位大真人代表天下道門向張道陵三禮九叩之后,邵建和王瑾瑜往后退到兩旁,將現場交給了張士朋。

    張士朋隨即開始了整個道門最隆重的祭祀道祖大禮。

    隨著專屬音樂的響起,張士朋踩著步罡踏斗,嘴里默誦咒語,道門的姑射仙子們就分列在三位大真人左右,分別拿著各種法器,輪到自己的時候即刻上前,呈送上法器。

    這些法器都是從未示人過的好東西,最差的也有一百多年的歷史。

    從玉圭到朝笏,從桃木劍到三清鈴,從令牌到法尺應有盡有。

    “叩!”

    一聲叩字響起,現場所有真人大真人手腕一翻打出手印齊齊跪拜下去,動作整齊劃一,氣勢如虹,煞是好看。

    三輪祭祀完畢,張士朋手捧笏板對著張道陵塑像行了三禮九叩大禮。

    又做了念誦禱告一系列程序,跟著數十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女道士齊齊陸續上前,將密封的盒子交由三位大真人一一擺放在法壇之上。

    這些盒子里裝的全是龍虎山的法印!

    這些法印材質各有不同,一邊的青依寒對著小惡女講出這些法印來歷出處的時候,七世祖也聽得極為眼熱。

    “親哥,咱們就這么閑著,不給他們找點事做?”

    七世祖擠到廣基跟前低低細語:“剛才那炸雷是不是張承天出關了?”

    見到自己親哥久久沒吱聲,七世祖心頭疑惑吶吶叫道:“哥……”

    金鋒深深吸了一口煙低低說道:“老子準備了五支奇兵對付他,最后還是便宜了這個狗雜種。”

    這話叫七世祖聽得云里霧里,看著自己親哥那咬牙切齒的模樣,七世祖涌起一股子不祥的預感。

    在自己的心里,自己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親哥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頹廢。

    難道親哥會在這小小的龍虎山翻船?

    時間推移,祭祀尾聲,最重要的儀式出現。

    龍虎山張家保留的最重要的一枚陽平治都功印在張士朋的小兒子捧了上來。

    也就在這時候,儀式出現了一波異動。

    一群白襯衣中老年人拎著幾個大箱子上來,將這些大箱子交給了張士偉。

    遠處的羅挺劉江偉乍見這幾個箱子不由得勃然變色,急速望向金鋒。

    金鋒看到這個箱子的時候也同樣露出一抹異色。

    只見到為首的一個男子回頭沖著金鋒冷厲一笑,當著所有人的面開了箱子,從中捧出一枚一寸半見方的白玉印璽遞給了張士偉。

    張士偉看到這枚大印的當口頓時激顫得手舞足蹈。

    大印出來的一瞬間,金鋒收緊雙瞳,臉色變得極度難看。

    這枚大印,赫然就是青依寒前天挖出來的那枚張繼先陽平治都功印。

    這一枚陽平治都功印是龍虎山歷史上得到的第一枚皇家敕印。不僅僅是龍虎山的七大至寶之一,更是正一最重要的七大法印之一。

    星洲斗寶時候,李圣尊拿了一枚九老仙都君印,輸給了金鋒的道經師寶神印。

    最前排邊緣,黃冠養聶建和劉良三個人也看到了這絕不可能的一幕,隨即起身走了過來。對著那男人低聲叱喝發問。

    那個男人正是馬延冰。

    在敦煌時候,馬延冰被金鋒狠狠收拾了一頓,現在,馬延冰來報復金鋒了。

    馬延冰不慌不忙拿出一份文件遞給了聶建,腦袋昂著桀驁張狂,故意的瞄著金鋒,臉上滿是復仇的得意。

    聶建黃冠養劉良三個人先后看完了文件,頓時呆立當場,情不自禁的往最前排中間望去,表情極度難看。

    黃冠養對著馬延冰冷笑兩聲:“延冰同志這一手釜底抽薪,用得好。”

    馬延冰呵呵笑著不卑不亢回了黃冠養一句:“奉命行事,希望黃總不要介意。”

    劉良在這時候輕聲問道:“馬延冰,這事兒程序不對吧。我們怎么不知道?”

    “呵呵……這事兒真不好意思。是樓總和趙總安排的。我只是負責執行。具體的……”

    聽了馬延冰陰陽怪氣的話,劉良跟聶建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黃冠養沖著金鋒輕輕瞥了下嘴角,也跟著回去。

    看到這一幕,金鋒已經明白了個大概。

    自己辛辛苦苦在龍虎山挖出來七件至寶除去自己留下來的永樂投龍簡和張存義法身遺蛻兩件之外,其他五件至寶,都被馬延冰拿到手送還給了龍虎山。

    而聶建黃冠養和劉良,卻是根本沒有接到任何通知。

    要知道,聶建劉良可是文保總單位的兩個大boss呀!

    毫無疑問,這些都是樓建榮的指示。

    這一刻,金鋒的拳頭都攥緊,指甲都掐進了肉里。

    張士偉從箱子里將一件又一件龍虎山至寶取了出來慎重交給張士朋,一一放在法壇之上。

    宋微宗的兩個印璽、唐武宗的供養錢、張宇初的法劍……

    每放一件,張士偉就故意的舉過頭頂故意的面向金鋒,而馬延冰更是笑得猙獰畢露。

    打臉呀打臉!

    這個臉打得太重了啊。

    哈哈!

    你神眼金那么牛那么狂,到頭來還不是為我們做了嫁衣了呀!

    運輸大隊張吶。

    去你媽的小畜生,你再狂也沒用。

    樓總一句話就讓你跪下!

    張士偉和張家上下積郁了兩天兩夜的屈辱和恥恨在這一刻一掃而空,看金鋒的樣子就像是在看一個滑稽的小丑!

    就問你一句,服不服?

    這個臉打得你痛不痛?

    你現在的心情是悲痛欲絕呢還是心灰意冷呢?

    哈哈哈,哈哈哈……

    有樓總給我們站臺,你個小畜生,又算得了錘子!

    失而復得的五大至寶擺在張道陵塑像之前,祭祀大典正式完成。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5几个号算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