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終遇知葉(21)

作者:墨泠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超級黑科帝國神級快穿:病嬌宿主,求輕寵豪門奇緣: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鉤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快穿之花式逆襲男神方案快穿之女配逆襲指南

戀上你看書網 www.kfenhf.live ,最快更新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最新章節!

    “你今天為什么要帶我過來?”明殊湊到宗遇旁邊問。

    宗遇將手機推到她旁邊。

    “徹底解決掉這些問題,免得你誤會。”

    以前他身邊沒有人,姜小彩在他屢次拒絕后,鍥而不舍,他也懶得說,希望她自己煩了就能找別人喜歡。

    可是現在不行。

    “那個,嫂子……來,我敬你一杯。”旁邊的一個男人起身:“遇哥以后就交給你了。”

    明殊剛端起酒杯,被宗遇搶了過去。

    他替她喝。

    “你以后還是別喝酒,我可不想負責。”明殊將酒搶回來。

    宗遇:“……”

    “哈哈哈哈,嫂子英明,以后千萬不要讓遇哥喝酒。”

    “遇哥喝酒,那簡直就是災難,太可怕了。”

    眾人七嘴八舌,宗遇臉色微微冷凝,空氣似乎都凝固下來。

    “哈哈哈,來嫂子,我敬你。”聰明的人立即轉移話題。

    “我們遇哥還是很不錯的,嫂子眼光真好。”

    “什么叫很不錯?那是頂尖的好不好,會不會說話!”

    “是是是,遇哥最好。”

    一人敬一杯,宗遇皺著,幾次想幫她喝,都被明殊給擋了回去。

    柳知寒中途才回來,姜小彩他已經送回去了,這孩子要是出啥事,姜家得找他們拼命。

    柳知寒坐到宗遇旁邊。

    “阿遇。”

    宗遇面無表情的看過來。

    “你認真的嗎?”他往明殊那邊看過去。

    宗遇打字:“我什么時候開過玩笑?”

    “……你喜歡她什么啊?”柳知寒就想不明白,他怎么就看上這么一個女孩子。

    雖然這女孩子總是笑吟吟的,可他老覺得有點滲人。

    “她。”

    宗遇只打了一個字。

    柳知寒等著宗遇繼續,后者卻沒有繼續的意思。

    那個問題的回答——喜歡她。

    柳知寒一臉古怪,片刻后拍拍宗遇的肩膀:“雖然我覺得這女孩有點奇怪,但是你要是能開心一些,兄弟我也支持你。”

    宗遇看他一眼。

    柳知寒笑笑,加入混亂的戰局。

    宗遇坐在旁邊,看著熱鬧的環境,神情間帶著些許落寞。

    “宗遇。”溫熱的身體貼過來,女生清脆的聲音落在他耳邊,一路滾進心底。

    宗遇眉目間的冷淡不自覺的融化,露出幾分柔色,他握著明殊的手腕,最后貼著她掌心,十指相扣。

    她會喜歡他。

    一定會。

    “你牽著我干什么?我怎么吃東西……”明殊甩手。

    宗遇換個手牽著,給她碗里夾菜。

    明殊:“……”

    有吃的就不和他計較了。

    宗遇仔細的將骨頭,魚刺都挑出來,

    “誒,看……”

    柳知寒順著看過去,兩人坐得極近,女生優雅的吃著東西,男人給她挑魚刺,畫面說不出的溫馨。

    柳知寒眉頭輕蹙,喝一口酒:“只希望她沒什么目的。”

    大家對視一眼。

    -

    今天宗遇帶她過來,除了解決姜小彩,還有就是讓她認認人。

    散場后,柳知寒走在最后。

    他將明殊叫到旁邊。

    “艾小姐,有句話由我來說可能有點不合適,但是阿遇已經沒有親人了,所以作為他的朋友,我還是得說。”

    明殊點頭:“說唄。”

    柳知寒:“你和阿遇在一起,最好沒有別的目的。如果你有別的目的,被我發現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當然,如果你和阿遇是真心在一起,我會祝福你們,也請你好好照顧阿遇。”

    明殊微微挑眉:“你喜歡他啊?”

    “咳咳咳……”

    柳知寒被的口水嗆到。

    他和她正經的說事,她給自己來這么一句?

    柳知寒道:“我和阿遇從小一起長大,兄弟情懂不懂!”

    “懂,現在都是兄弟情嘛。”

    “……”去你大爺的兄弟情!他是個筆直筆直的直男!

    “阿遇。”柳知寒趕緊將宗遇叫過來:“路上小心,慢走不送。”

    柳知寒趕緊溜了。

    宗遇走過來,自然的牽住明殊的手。

    回去的路上宗遇沒有和她交流。

    到小區樓下,明殊才問:“你嗓子……”

    宗遇愣了下,估計是沒想到明殊會突然問這個。

    小區的路燈昏黃,將兩人的影子拖長。

    宗遇拿出手機打字。

    “意外事故,聲帶受損。”

    “不能治好了?”

    宗遇看明殊一眼,打字的速度都慢了許多:“你嫌棄?”

    “我又不喜歡你,為什么要嫌棄。”明殊大步往小區里面走:“我只是隨便問問,你不要多想。”

    宗遇:“……”

    -

    明殊回家就鉆進浴室洗澡,可能喝了酒,后勁上來,明殊洗完澡出來有點暈。

    她摸回房間,連燈都懶得開,直接往床上撲。

    結果撲到一具溫熱的身體。

    明殊:“……”

    她伸手摸床頭的燈,還沒摸到,手被人拽回來,腦中暈眩一下,在床上翻滾一圈,被人壓在下面。

    “宗遇?”

    回應她的是宗遇有些急躁的吻。

    這還是那天之后,他們第一次這么親密的接觸。

    之前宗遇頂多也就親親她額頭,拉拉小手。

    宗遇今天沒喝酒啊!

    怎么又發瘋?

    明殊摸到他發燙的皮膚,腦中越發暈,胸腔里的氧氣越來越少,被他觸碰過的地方,也開始發燙……

    -

    翌日。

    宗遇先醒過來,懷里嬌軟的人兒,讓他微微揚起嘴角。

    她沒有拒絕自己啊。

    和不喜歡的人做這種事是不可能的,她一定喜歡自己。

    宗遇先給自己洗腦一番,然后垂眸看懷中的人。

    怎們看都覺得歡喜。

    宗遇抱緊明殊,轉頭去看窗外的陽光。

    第一個早上醒來,他覺得世界是美好的。

    明殊是被親醒的,她煩躁的推開身上的人,趴到旁邊摸著自己的零食自己睡。

    但是身邊的人并沒有消停下來。

    明殊抓狂:“宗遇你能不能消停點?”

    宗遇不能出聲,自然沒法回答她,只能用自己的行動表示不行。

    “宗遇!”

    明殊的聲音像催化劑,讓宗遇更顯得興奮。

    大清早的,明明適合吃早餐,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宗遇你個王八蛋……”

    *

    九少:你就是我的早餐。

    明殊:再說一遍?

    九少:(秒慫)媳婦,我給你買了你最喜歡吃的。

    【關鍵時刻拉燈,和諧和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排列5几个号算中奖